第七卷马鸣风萧萧,少年正扬刀 第二百五十八章 情深不寿,此生永诀-染夕遥
<font id="jdrlv"></font>

<output class="abubb"></output>


k8凯发小说首页 > 对弈江山 > 第七卷马鸣风萧萧,少年正扬刀 第二百五十八章 情深不寿,此生永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卷马鸣风萧萧,少年正扬刀 第二百五十八章 情深不寿,此生永诀

        其实郭白衣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可是听到萧元彻的话,却还是有些吃惊和疑惑,忙出言问道:“怎么会......苏凌可是出身宛阳三河镇苏家村的啊,后来才去的南漳郡......如何会在充州?”
       萧元彻长叹一声。
       往事如昨,历历在目。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白衣啊,你也知道,最开始我与丁氏之间只是联姻,我更因深恶世家门阀,所以对她也是也是颇为冷淡的,我和她之间,虽然有了子嗣,可是若是论起感情,却是半点也无的,而且当时,因为我杀边让,又是宦官家世,虽然丁氏没有看不起我,可是他们丁家却是对我唯恐避之而不及,临去充州之前,我就差点写了和离书......若不是当时丁氏流泪哭求,说无论如何不离不弃,我便打定主意,与丁氏此生再不相见了......”
       萧元彻顿了顿道:“我返回充州的日子,是我此生最为黑暗的时刻,外有强敌环伺,内有充州本地门阀排挤,我空有一身本领,一腔报国热血,却报国无门......于是我为了自保,更为自污,整日饮酒买醉,流连欢场,活脱脱的活成了一个纨绔......”
       郭白衣也是第一次听到萧元彻竟然还有这样的往事,心中也是一阵慨叹,不由的摇头叹息道:“不想主公亦有如此艰难之时也......”
       萧元彻脸上的沧桑之意更甚道:“可是白衣啊,你知道么,时间是这世间最锋利的杀人利器,我虽心中清明,更知自己平生志向,可是现实如何?我如何不清楚,买醉、寻花问柳成了我的常态,久而久之,我竟习惯了这些事情,甚至觉得我此生便真的就如此过去了......”
       “主公......”
       “直到,我遇见了菁娘啊,我这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了她,直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夜里梦回......”这个令整个大晋都惧怕的权臣枭雄,竟忽的卸去了所有的铁血和冷酷,神情之中满是温柔的光芒。
       “那日惊蛰,天上雷声阵阵,充州锦华城中细雨绵绵。我照旧出门寻欢饮酒,只喝的酩酊大醉,可是却忘了带银钱,自古烟花之地最无情,有银钱你随便如何,没有银钱无论你是谁,皆翻脸不认人......”萧元彻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不错......白衣却是明白这些的......”郭白衣深以为然道。
       “那日我因忘带钱财,被妓馆老鸨和恶奴乱棍打出。天又大雨,加上已然喝醉,我只穿了中衣,又无带伞,只得迎着满城风雨,在这座锦华城中向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加上我心情苦闷,便更加的失魂落魄,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神智因为雨天路滑,还摔了几个跟头......”萧元彻缓缓道。
       “我浑身脏水污泥,从头到脚皆被雨水打湿,加上跌了几跤,碰的是鼻青脸肿,狼狈之极。更让我难堪的是,我一路恍恍惚惚的在雨中走着,更是碰到了许多世家名阀的子弟,他们一个个衣着光鲜,颐指气使,看到我这般狼狈,皆嘲笑嘲讽,极尽挖苦讽刺......白衣,你可知当时,他们如何说?”
       萧元彻望着郭白衣,眼中满是对那些世家子弟的愤恨。
       “如何?”
       “你看,他好像一条狗啊......”
       郭白衣闻言,眼眉皆立,声音一寒道:“那些人......皆该死!”
       “该死?这大晋多少世家,他们建立的庞大的体系,操控着整个王朝,可能杀?可杀尽?”萧元彻无奈的摇摇头道:“便是如今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能如何,还不是要哄着他们,为我所用么?”
       郭白衣顿时神色一暗,默不作声。
       “我失魂落魄,惶惶如丧家之犬,加上只穿了中衣,浑身湿透,冷的难以自持之时,却发现那天上的冷雨似乎不下了......当我抬头看时,便看到我的头上,正有一把淡绿色的油纸伞。”
       萧元彻一字一顿道:“而我眼前,便是那个为我撑伞的女子......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初见她的模样......绿衣盈盈,梨涡浅笑,眸中柔光,宛如夏夜的星河......”
       “她纤细身姿,柔柔弱弱,却站在那里,举着那把淡绿色的油纸伞,为我遮挡着满城的风雨,遮挡着这世间对我所有的恶意。那一刻,她就是我,萧元彻的整个天下!”
       说到此刻,萧元彻已然满脸温柔,满心沧桑。
       “她以为,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寻常男子,便带我去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面,又带我去买了身衣服。饭虽平常,衣服虽无半点华丽......可是,那是我萧元彻此生吃过最美味的饭食,穿过最华贵的衣衫......”萧元彻缓缓的讲着。
       “后来啊......我暗中了解,才知道这个女娘叫做菁娘,是个孤苦的女子,母亲早丧,只有老父还身染重病,可是她却从未觉得上天对她不公,仍旧每天笑颜如风,微笑面对这世间所有的冰冷。我便总是找了各种借口,去看她,去帮她,多少个日夜,朝夕相处,我们或笑或哭,于是我们最终彼此托付,发誓一生都不再分离......”萧元彻满脸的沉醉,年少轻狂的时光,如风拂过,冰释他所有的寒冷。
       “这......那龙台的丁夫人,岂能......”郭白衣话说了一半,又咽了下去。
       “唉!我亦知,他丁氏乃大族名阀,又在京中苦等我,本就对她来说,已然不公,若她知道我又......那她整个丁氏家族怕是都不会放过我,更不会放过菁娘......可是我对菁娘已然情根深种,当时,我也管不了那许多了。”萧元彻叹息道。
       “时间长了,她亦知道,我是朝廷奋武将军,只是朝中受挫,才蛰伏在充州,以图再起,更知道我亦有正妻,还是龙台大族丁氏。”萧元彻缓缓摇头,“可是,菁娘却说,她不在乎我是谁,更不在乎什么名分地位,她只知道,我是那个雨天城锦华城中她遇到的那个落魄的男人......只要她和我在一起,什么他都别无所求。我听完她的话,暗暗发誓,此生定不负她......”
       “可是啊......”萧元彻深深一叹,脸上有些无奈道:“天不遂人愿,这乱世,如何能让有情人朝朝暮暮?沙凉反了国贼王熙,一时间,山河破碎,血流漂杵,狼烟遍地。王熙兵锋锐利,朝廷不能抗,他竟攻入龙台,十日屠尽龙台及京畿朝廷抵抗之军,这便是大晋历史上最黑暗的龙台十日......晋室蒙尘,王熙残暴,更妄图染指整个天下,于是天下二十八路诸侯揭竿而起,反抗王熙。蛰伏在充州的我,便知道,我苦等的机会终于来了!”
       “那一日,我府前来了一个文士,他告诉我,他自龙台而来,只为寻我。他叫做徐文若......”
       “徐令君!......”郭白衣脱口道。
       “不错,便是他了,我亦曾久居龙台,徐氏八龙,文若龙首的名号我如何不清楚?当日,我俩彻夜长谈,他将胸中筹谋尽数言明,我和他约定,共进同退,挽救大晋,救我黎庶!于是,才有了我首倡义兵之举,更是邀天下诸侯汇聚充州锦华城,歃血会盟,兵发灞城,共抗王熙。”萧元彻道。
       “原来如此......”
       “不错,我萧元彻能够彻底与当年之不堪声名一刀两断,便是徐文若之首倡义兵,主导会盟之计的功劳啊!当日我集合手中人马,大军出征之时,想要待菁娘一同前往,可是,她却不愿随我前去......”
       “为何?”
       “她说,她的男人是属于这个天下的,更是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出来,她去了只能多一个牵挂和累赘,更不想跟正室夫人低头......她说,她会在充州锦华城当年与我相遇的地方,每日焚香祷告,遥祝她的夫君,万事顺遂!......”
       “她更告诉我,她已然身怀有孕......我当时喜极而泣,更要带她离开,她却更加不愿,她说她会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好好的抚养,她哪里都不去,她就守在充州,等着她的男人回来......”
       “我没有办法,便将我母亲临终时传给我的手镯带到了她的腕上,那是一种名为水碧为材质打造的手镯,中原之地,没有这种东西......我告诉她,若孩子出生了,便作为父亲给孩子的礼物......”
       “大军开拔之日,我在千军万马中,回首看去,她站在锦华城下,仍旧穿着那日与我相遇时的淡绿衣衫,手上撑了那把油纸伞......”
       “她站在那里,浅笑梨涡,笑颜如风......她身后,桃花灼灼,开的正盛......”
       萧元彻陷入了深深的回忆,沧桑满心,往昔满目。
       “春衫窄,香肌湿,帷帽碧衣映桃枝......”
       “二十八路讨王熙,战争打的如火如荼,灞城之下,烽火狼眼,一番鏖战,我的充州军终于攻破了王熙的防线,向龙台挺进......后来龙台光复,天子亦被我迎回禁宫,大局已定......我在城头之上,再次见到了久违的丁氏......终于我与丁家的恩怨,在一笑之中彻底冰释......”萧元彻缓缓的闭上眼睛,半晌才道:“我因此战,而进封司空,沈济舟亦因此战进封大将军,这些事情白衣你都知道的,灞城之下,你继你师兄投效,这些事情也多依仗了你......”
       “大兄,白衣只是报知遇之恩,更知道大兄不重门阀,唯才是用......”郭白衣忙道。
       “战事结束之后,我第一时间便想亲返锦华城去寻菁娘......可是,我已身居高位,诸事缠身,分身乏术......没有办法,我便派人秘密前往充州锦华城,去寻菁娘,可是我日夜期盼菁娘的消息,等来的却是一场空......”萧元彻面现痛苦神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白衣知道,王熙在即将败亡之时,曾赌命一搏,奇袭了充州,想要断绝大兄的大本营......幸亏主公一鼓作气,急攻龙台,王熙无奈,才又从锦华城撤退,驰援龙台......”郭白衣道。
       “是啊......王熙何人,他麾下将兵哪个不是豺狼虎豹?占了那充州锦华城,百姓如何不遭殃?我派去之人回返之时,告诉我,锦华城百姓几乎被屠戮殆尽,十室九空,哪里还有菁娘的影子呢......”萧元彻一脸的沉痛道。
       郭白衣有些疑惑道:“可是......既然如此,那苏凌......”
       萧元彻摆摆手道:“天可怜见,天可怜见啊。就在我此生以为再也无法得知菁娘和我那从未谋面的孩子消息的时候,那日晚间,我的书房中突然来了一位功参造化的道人......”
       “道人?”
       萧元彻点点头,似有深意的道:“难道,白衣不知道这道人是谁么?”
       郭白衣思绪急转,终于朗声道:“我知道了,大兄所说的那个道人,可是空芯道长?”
       “不错!正是道仙宫空芯道长......关于他跟我之间如何相熟,当时在夷吾异族一事时,便已说过......”萧元彻道。
       “空芯道长深夜到此所为何事啊?”郭白衣有些不解的问道。
       “空芯道长告诉我,那日锦华城破,他正在锦华城中,在一间破庙中,遇到了一个已然奄奄一息的女子,她的怀中正抱了一个男婴。那男婴还哇哇的哭着......空芯道人见那妇人腕上带着一枚镯子,他却是见过的,正是我的东西......细问之下,才知,这奄奄一息的女子正是菁娘,而这男婴便是我萧元彻的儿子!”萧元彻一字一顿道。
       “原来如此......那为何空芯道人不即刻将男婴送到龙台司空府中......”郭白衣问道。
       “他却是想的,只是觉得此事还有疑点,便深夜潜入我司空府找我求证,一问之下,果真如此,他告诉我,菁娘已然重伤不治了......她,临死前,还喃喃的念着我萧元彻的名字......”
       萧元彻说到此刻,泪如雨下,却是摧心断肠。
       “主公......”
       半晌,萧元彻摆摆手,止了泪水,方道:“往事已矣,可是,我却是终究负了菁娘他们娘俩......”
       “空芯道人告诉我,那男婴此刻就在他的道仙宫中,他的身旁还有个三岁多的女童,整日逗他,却也无风无雨,他问我是否将这男婴送还我府......”
       “我当时真的想把我儿接回府上,可是......我不能啊!”萧元彻一脸的无奈。
       郭白衣也是叹息不语,他亦明白萧元彻的苦衷。
       “丁氏家族强大,丁氏又强势,更何况,我亦有二子,如今再多出一个二子,何况母亲还是寻常女子......那我这个儿子定无半点立锥之道啊?”萧元彻沉声道。
       “大兄所虑是也......”
       “所以,我拜托空芯道长代我照顾我这儿子......可是,空芯是个六根清净的道士,他带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终究不便......我与空芯彻夜商量,最终决定,让他把这孩子送到一个普通的百姓家中,因为这乱世,时局战乱不断,所以,这家百姓要远离大城,所处之地更要交通、消息闭塞,最好是能够尽量的做到与外界隔绝,只有如此,这男婴才可以不被战乱或少被战乱波及,以后长起来虽吃苦,但终归可以活命......”
       郭白衣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所以空芯道人选择了那个闭塞的三河镇苏家村!”
       萧元彻这才点了点头。
       “时光流转,恍恍这许多年过去,我又有了璟舒和仓舒,可是我一刻也没有停止思念我那从未谋面的儿子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gb002.top。

腾讯控股:南非大股东恢复减持,近一个月抛售7890万股。
泽连斯基:俄军袭击造成乌克兰11个行政区供电完全中断。
泰和新材:2022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首次授予1889万股。
英国对华铸件反倾销措施发起过渡性审查。
记者探访歼15战机生产线。
我国水电机组核心控制系统首次实现全国产化。
驱动力:公司参与起草《健康瘦肉型猪血红蛋白浓度标准》团体标准获批发布。
/古镇捡梦人/佛生生/彩虹/陈蛀虫/师兄他不解风情/风走无期。
/我被分配了妖族少女/冰峰永立/重生成恶毒皇后靠养崽HE了/喵呜打呼噜/我擦,你怎么这么腹黑/洛水瑶玉。
/火影之黑色羽翼/死亡熊猫特别是要充分利用延期开学的空档,提前做好相应工作。
王中于老师在为学生讲解利用竞猜方式与学生互动 对弈江山第七期?英语长廊?活动与近期在教学楼二楼长廊如期开展。
各位班主任?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亮出高招:有的觉得是父母的关爱少了,有的认为父母关爱的方式方法有问题,导致孩子体会不到父母的关爱;有的老师认为:学生恋爱,需要家长和学校的疏导;谢莉副校长根据学生情感的不稳定,情绪的多变等因素,提出让恋爱的学生做一个恋爱的长期规划,老师和家长做指导,帮助学生去正确认识情感。
对弈江山培训给予了同学们极大的帮助,激发了同学们的灵感,使同学们在艺术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